燃烧的文字传教士苏恩佩

2020-11-16 23:47 浏览量: 238 作者: 苏文峰 来源: OC
摘要:许多当年在台湾与苏恩佩配搭和受教的学生回述,苏恩佩有一种外柔内刚、又优美睿智的气质。她说话轻声细语,从不雷厉风行,但每一个与她相处同工的人,无不被她的生命力感染,自愿与她赴汤蹈火。

1970年代在香港,有一位“奇女子”苏恩佩,撼动了教会和社会。她身材瘦小,弱不经风;但她却以巨人般的能量创办了《突破杂志》,以及随之带来的“突破青少年事工”。苏恩佩长期面对绝症的威胁,但毫不妥协;她曾说:“尽管我身体软弱,我还有一管秃笔”她的文字事奉和生命活力,影响了数以万计的青少年,也感召了许多年轻人献身事奉。

苏恩佩1930年出生在香港,中学时成为基督徒,并决定奉献自己为上帝所用。她从小就有悲天悯人的心肠,因此,她决定作一个老师。她放弃人人称羡的香港大学,入读师范学院。毕业后,她单身到香港新界西南的荃湾区,当了6年小学老师,教导一群社会底层的贫穷孩子。

苏恩佩教学期间,全心全意地为学生付出,她不仅通过言教,更是把基督信仰活出来。她的同事形容:“她的言语和态度,都给人圣洁的感觉;连最口不择言的同事,也不敢在她面前说脏话。”然而,苏恩佩却不喜欢被称为“圣洁”,因为她认为:“我一生所追求的,只是对上帝全然的顺服与委身。”

26岁时,风华正茂的苏恩佩罹患了甲状腺癌。这个突如其来的疾病,迫使她不得不终止教师工作,接受一连串的手术和化疗。由于她的家人始终没有告知她罹癌的真相,苏恩佩病况初步稳定后,于1963年坐船赴美进修。她先在芝加哥慕迪圣经学院(Moody Bible Institute)读了1年,然后转学到惠顿大学(Wheaton College)。在美国的3年中,她经历了西方文化和当代思潮的洗礼,也接受了扎实正统的神学训练,更加确定了自己未来的使命与呼召。

1966年毕业后,苏恩佩选择去台湾服事。在写给“校园福音团契”负责人的信上,她提到:“我是广东人,生长在香港,中学时代受教育于英文书院,可是我从不觉得我是属于香港的……我对自己的国家、民族及文化保持着不变的热爱。这热爱因着我对传福音愈来愈有负担而更炽热了。而到台湾去的感动,却是来美之后才积成的。在芝加哥我认识许多从台湾来的青年……渐渐地,从友谊和认识中,我对台湾有了负担。”

苏恩佩一到台湾,立刻投入学生事工,在大学团契担任学生辅导,也接下了《校园杂志》主编的职位,决心要使《校园》成为有份量的“当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见证”。因着在《校园杂志》的服事,苏恩佩接触到许多优秀、爱主的基督徒青年,继而培养感召一批基督徒文字工作的人才,如苏文峰、吴鲲生、刘良淑、彭怀冰等。这些人承接了苏恩佩的使命感和献身精神,长年投身于文字事工的领域上开发拓展,并栽培了许多海内外下一代。在中国大陆基督教出版界封闭的那一段时期,他们却在海外承先启后,发扬光大。有人说,这是苏恩佩对中国教会的文字工作,所作的最重要的贡献。

许多当年在台湾与苏恩佩配搭和受教的学生回述,苏恩佩有一种外柔内刚、又优美睿智的气质。她说话轻声细语,从不雷厉风行,但每一个与她相处同工的人,无不被她的生命力感染,自愿与她赴汤蹈火。

苏恩佩常自称为“一根蜡烛的自焚”。她在台湾服事期间,浑然忘我地工作,似乎不知自己是个病人。于是在1970年,她积劳成疾、彻底累垮;这段自称为“大崩溃”的阶段,苏恩佩被迫放下所有工作,在医院及友人家中疗养。在此期间,她真实地濒临死亡的边缘;在极度的痛苦中,苏恩佩仍认定“我的生命只有祝福,没有咒诅”,写下了《只有祝福》一文。她呕心沥血的这篇文章,引起热烈反响,感动了无数的读者。

后来由于病情严重恶化,苏恩佩决定返回香港。经过详细检查后,证实她的甲状腺癌复发,而且有扩散现象。直面死亡,她更深刻地反思生命的意义,写下了《仍是祝福》一文。病情稍微好转后,苏恩佩听从医生的建议,前往温暖的新加坡静养。但闲不下来的她,竟然在新加坡参与了南洋大学《前哨》杂志的创办。

1972年底,苏恩佩再度回到香港。看到整个城市的年轻人追求物质享受,迷失方向。她不禁自问:“我能为这个城市做什么?”她也深信“与其咒诅黑暗,不如燃烧自己。”在使命感的催逼下,苏恩佩和蔡元云,以及一些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决定创办一本青少年杂志,目标是每期发行2万份!19741月,《突破杂志》在香港创刊。不久,《突破》就发展为一个多元的青少年运动,这不仅是苏恩佩一生事工的里程碑,更对香港青少年工作产生了深远影响。从那时至今,“突破机构”也成为香港政府及民间极受信任的“青少年问题”智库。中国内地常有青年团体的导师,来此交流培训。

《突破》创刊时,苏恩佩还在癌症的治疗中,每两三个月就要去医院检查、取药。她近乎疯狂地投入工作,每天12小时以上,不断地为主燃烧,身兼编辑、写稿、公关、督导等职位。终于,1982411日复活节当天,这根自焚的蜡烛燃烧殆尽,安息主怀,年仅52岁。苏恩佩过世前一天,跟蔡元云医生通了最后一次电话,她说:“我预备好了,没有一点遗憾!”

苏恩佩现已去世30多年,仍然有许多人深情怀念她,被她的生命感动。她有一篇作品《悼亡友》,正是每一个怀念苏恩佩的人,想对她说的话:

“死亡突然临到你,可是你并不是没有准备的。在你每一天不断地对神最高的旨意顺服的当中,你不断正视着永恒。在死亡临到你以前,你已经多次正视死亡……没有遗憾,一个曾经活得那么扎实的生命,是再没有遗憾的了。留下那么美的回忆,在那么多的人的心中;每一个鼓舞的微笑,每一句激励的话,每一滴同情的眼泪,每一个责备的眼色,每一次爱心的服事,都被镶嵌起来、都被凝化。而那些因着你的见证而得到生命的人,那些因着你的栽培而成长的人,那些因着你的扶持而坚强起来的人,将继续将你所传递给他们的,传递出去。你可以放心,你并不曾留下一个空档!”

苏恩佩终其一生,以自身的软弱彰显了上帝的大能。她的自传性书籍《死亡别狂傲》,正是她对苦难的英勇回应。


相关新闻

参与讨论

您还没有登录,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!

评论列表